格蓝文学>穿越历史>在逃生游戏里靠潜规则上位 > 涿光(十九)造化弄人
    于是白浔就被巫抓小鸡似的拎到了神殿门口,他做着这样的动作毫不费力,硬生生把白浔一个成年男人显出了一种柔弱感。

    直到靠近神殿的大门,白浔才被放下,从这个角度看上去,神殿更是高不可攀,明明是近在眼前,却又像是隔了一层什么,让人一眼看过去像是在仰望空中的皓月,白到近乎于冷。

    殿门上是各色的花纹,古朴又庄重,虽然白浔看不懂,但隐约那些花似乎是有些寓意的,花枝花叶的描画不多,却又像是占满了整扇大门。

    那是仅有视线可以到达的地方,门口大约十步的位置是一道光幕,从穹顶直射下来,把所有入侵者结结实实地拦住。

    白浔感觉到巫的手在颤抖,他直面巫的侧脸,少年的脸线条柔和,但那一双金色的眼睛像是撕裂夜空的闪电,亮得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【统,我觉得这毛娃子有点不对劲】

    白浔隐隐感觉到自己暴涨的危机感并不是来源于死亡,而是别的什么:

    【我也说不上来,就,很奇怪?他之前一直给我的感觉像是温水,现在快要烧开了?】

    系统心有余力不足:

    【分析游戏NPC心理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,但是我想给你一个提示,他原形是狼】

    机械音顿了顿,它的面前闪过许多光幕,但似乎仍是无法从这些资料中分出关于巫的一切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名字,只有一个表示宿命的符号。